星期六, 6月 28, 2008

有關一個大哥哥


我們的同學都叫他大哥哥,因為同班一起讀書的第一天,他的兒子剛好出生,他當年都應有約三十吧,我們這群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小伙子們,自然樂得尊稱他作大哥。他給我們的回報,就是積極的給同學改“別名”。其中他的一個創作,就是把我的名字,以半中半英的方法,變成為 “Y chee”。這麼多年,我一直向他投訴,說這個名字有點像芝娃娃(Chihuahua)玩具犬。最氣結的是他有聽力稍弱,結果在校園遠處看見我時,一定開盡 Volumn, 大叫 “Y CHEE!食咗飯沒?"他的聲音,在紅磚屋內迴盪共震,結果幾乎全校園都聽到他在喊,然後大家都朝向聲音的另一方,看看是否有一隻伸出來的 hand hand。

由於我與他同一個導修組,所以有很多一起學習的機會。有一次,社會學老師給我們一個練習,就是要在校園內破壞一些社會習慣,以看其他人的反應。大哥哥很快就想出點子,說不如在人潮如織的通道上,光著上身走動,然後還要走向一位女生面前,問一條恰如其當的問題:“小姐,你覺得我點?" 大哥哥說這個應該很能引起路人的注意吧,說著說著,他就興奮起來。這個脫光上衣的光榮任務,結果自然由小弟“兩脇被插刀"而當上。大哥哥很會做非參與式的社會調查,我在校園表演真人瘦身 show及攔途截問美少女時,他就一直躲在遠遠的花槽後,開懷地做他的筆記。那天之後,我本來那强勢難擋的桃花運,從此就在紅磚園內消失無踪。但從此小事,我當年就相信,嫂嫂一定持家有道,令大哥哥都自願把這些光榮任務,分給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們。

另外,作為大哥哥,他自然得到不少好處,那些年經人應該幹的,例如跑圖書館找資料,準備討論會材料,他都會分派得乾淨俐落。我們這群做小弟的,也樂於服務。因為說來,他有一個別人無法做到的,就是在老師面前,有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容的氣慨。老師發火時,我們都乖乖躲在他後面,看他自得其樂的招架。

有次我們因為課程需要,要到長洲宿營,一群班中逢師必反的嘍囉,不管老師叫我們要好好在營內談心, 卻偷偷溜去大排檔吃海鮮喝啤酒,結果每個左搖右擺,過了規定時間才回到營地。大家怕被老師發現,都輕腰碎步,唯獨大哥哥卻開盡音量問“Y CHEE!你有冇飲醉?",擋也擋不住,結果老師在早上,好好的給我們這群男生補了一課“青少年酗酒問題"。

大哥哥是名漢子,中氣十足,所以兩年前知他有病時,覺得他還是有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容的氣慨。數天前,出差途中不忘上網看大嫂對大哥哥病情的報告,打開眼前的,卻是碎人心肺的:“冰冷的雪房你睡得慣不慣。"

大哥哥留給我們很多快樂的回憶,Y Chee 這個別名,就成為這位漢子給這小弟的封號。

我會驕傲的掛著它。

1 則留言:

Fei Nui 說...

y chee

喧鬧的小弟小妹們
歲月都把情誼洗練
大多沉澱在心
想到要再見大哥哥一面時
無言但心裏已在揪動
近日在紅磚屋中進出
特別令人傷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