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10月 16, 2007

水天一圍


天水圍本來是全香港最大片的魚塘,那時候,藍天影在水面,真是水天一圍。

後來政府收地發展,當年的農民反對,有些更以豬糞侍候來收地的官員.政府辛辛苦苦收了魚塘,填平,然後平價(當年也不值什麼價錢)賣了給長江.當然還有順便起了大量公共屋村,但到底是有蛋先還是有雞先,就天知道.

一個在"世界邊沿"的"社區",身處其中,處處都長得一樣,不辦西東,如入迷宮。

從高樓擲子落街的母親,聽說是從國內移民來港,離開熟悉的社群,走到一個迷宮,她心裡到底有什麼解不開的結,外人難以了解,但一點肯定的,是來了這裡,結越綁越實.

在這片平地,大家心情卻日夜起伏。鄰居十居三四活在生死邊緣,愁眉苦臉。丈夫生癌,由放政府只免費供應平價的藥,癌症的藥,請自己搞掂。萬一老公離世,在這迷宮,她那裡找到出路?

問題,在那天把魚塘填平開始.接著,我們要問:一個迷宮能否再營造出一個社區,能否在其中送出貼人貼心的關懷.

在這個絶境,別無後路,只得相信。

1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歡迎連結到阿枝的新博客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ppbearte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