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3月 04, 2009

拍蟑螂的存在主義解說

看完奧斯卡最佳動畫 Wall.e,很配服製作人可以把兩個機械人,弄得那麼趣緻。機械人本來難以用表情演戲,但動畫中兩個主角Wall.E 和 Eva,一個笨拙一個靈巧,加上電腦程式所給予的世界觀,就這樣可以讓它們相愛起來,而且走進一條解放的道路。

Walle 雖然是世界盡頭後僅存的最後一個機械人,他的工作就是一個在因人類過度消費下所產生的廢堆世界中撿破爛,他執行的指令,就像Sisyphus推石頭上山一樣,要把永遠清不完的廢物,壓成方塊放好,等待一個不知何時來臨的清理方案。但他的簡單程式,卻可以用最簡單的向度,來解決本來紛擾的世界。例如當他撿起一個鑽戒盒時,他寧取可循環再用的盒子,也不要那顆本只是一塊石頭的閃鑽。

Eva 是人類在外太空的避難太空船派回來地球搜尋生機的機械人,當她找到 Wall.E的收藏的一棵樹苗後,就進入休止狀態,等待接送的飛船,送回避難太空船去。一見鍾情的Wall.E,不知就裡,死跟到底,結果在太空船內,不單勇救美人,還解放了一堆機械人病院的失常產品,以及同樣失常,四肢發達的人類。

電影令我看得開心,但同時卻因為Walle那穿插其中的寵物蟑螂,令我混身不自在的。那只蟑螂,和一般的蟑螂般令人討厭,跑得快,到處爬,如給牠走到身上,就前後左右快轉一圈,連Walle不小心在牠身上滾過,牠也可以不死。有人說,就算世界被核戰所毁,蟑螂都會活下來。所以電影編劇是對的,當人類棄守地球,迫於活在超級太空船七百年,蟑螂還是可以自由自在的跟Walle 一起在地球走動,還變得聰明起來,懂得聽令於 Walle,一時令人以為是你身旁忠心的小狗。

雖然牠可能會勝過人類,戰鬥力持久,但牠休想我在廚房裡見到時會手下留情。我仲使有佛相慈心,都不會放過牠。或許正正是牠和上帝一樣,存在於永恒,我雖只是刹那存有,但既然牠最終會勝過我們,那不如在此短暫相遇一刻,一擊即中,拍個痛快,在沉悶的永恒中,撒一泡頑皮的尿。

7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好奇怪, Wall.E 的蟑螂也只有自己一個啊。如果世界只淨下一顆蟑螂.....你都要XXX牠?

匿名 說...

還有.. 牠與小狗小貓等有什麼分別?...施主.. 都是生命呢...

匿名 說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

順利 說...

旁觀自己的悲傷是解脫,主觀自己的悲傷是更加悲傷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匿名 說...

cool blog,期待更新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匿名 說...

好問才能博學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匿名 說...

一個人想法的大小,決定他成就的大小。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