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2月 14, 2007

無豬不成家


豬形當旺,難以抵擋.

今年比以前早去年宵市場閒逛,以便避過人潮。但進場不久,迎面而來都是各形各相的豬,有上天有落地,穿的吃的用的,世俗的信主的,民主派的親中派,無論年中為什麼對峙過,大家都在這星期,統一和諧在豬身上。

豬作為可愛的象徵,相信都是近數十年的事.其中最重要的社會條件,相信就是一個人肉傾扎的現代文明社會。我們都需要在强悍以外,找到一個可親可抱的安全氣閥。但豬其實從來不可親不可抱只可吃,在其他的文化,更是骯髒不堪的化身。但只要我們的文明越强悍,心中的豬就越要可愛。

還是中國人農民到題,豬是生活一部份,不多不少.我大學畢業後,老爸特別叫我跟他回“鄉”,看看他住過的祖屋.那次是我這麼多年第一次回“鄉”。祖屋大門上鎖,老爸找來同鄉後輩開鎖,門一推開,但見丁方十數平方米,唯一的間格,是架在半空的閣仔,及門左邊地面的小間格。我問那些小間是作什麼的,老爸說閣樓睡人,小間睡豬。我後來明白,這不是我們特別愛豬,而是當年的人,都把最重要的財產好好收在屋簷下。從金文到楷書的「家」字中,寶蓋頭的下面均為「豕」。

無豬不成家,老爸當年的室內設計,給我誤打誤撞,形神俱備的傳承下來。

4 則留言:

Dora 說...

你有無到CP的年宵攤位買翻對筷子呀?:)

chi 說...

嘩.冇喎.仲有冇存貨?

dora 說...

有呀。上次3.18遊行都有攞出嚟賣。你如果想要就call我哋啦。唔見你咁耐都好想同你聚一聚。

chi 說...

Dora,
please email me or call me
I also miss you guys.